十分快乐8

斯诺克也有自己的“罗杰·费德勒”——由费德勒退役说起(欧洲体育)

罗杰·费德勒在拉沃尔杯上的深情告别再一次提醒了大家一位体育大使的重要性。在谈到斯诺克时,史蒂夫·戴维斯、斯蒂芬·亨德利、罗尼·奥沙利文等人在推广这项运动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那些付出额外努力的人应该受到赞扬。

文/Dave Hendon,《Eurosport》

在罗杰·费德勒告别职业网球的最后一场比赛之时,拉法·纳达尔也在现场哭得泣不成声,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这位传奇的瑞士人对网球运动产生的变革性影响。在那一刻,职业体育的残酷性和竞技性被遗忘,留下的只有对于这位伟大球员和尊重和祝福。

无论在赛场内外,无论在面对比赛抑或是面对媒体,我们看着费德勒从一个不羁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优雅迷人的艺术家。他是网球运动的大使,也是网球运动的化身。

运动员不会选择成为榜样,但他们的公众形象给了他们一个平台,让他们有机会向全世界推广他们的运动。费德勒是赞助商和广播公司的梦想代言人,也是给上帝赐予网球运动的礼物。

斯诺克起源于工人阶级,为了争取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进行了不小的努力。当斯诺克第一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为了得到认真对待,它呈现出的个性和比赛本身一样,为得到公众的认可发挥了关键作用。

斯诺克有史以来首屈一指的推广大使肯定是史蒂夫·戴维斯,他是英国在20世纪80年代最被熟识的面孔之一。戴维斯在很小的时候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在电视驱动的职业化新时代,在台下和台上他必须一样地保持专注。

在一个充斥着坏男孩的割裂时代,戴维斯是外界对斯诺克运动最易接受的门面担当。在他成绩一落千丈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戴维斯依然能完美地代表这项运动。

在戴维斯之后,这根接力棒传给了斯蒂芬·亨德利,他也明白作为这项运动的领军人物所承担的额外职责。与政要聊天,与记者交谈,当然还有与球迷打交道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履行运动大使的职责很耗费时间,而且往往很沉闷。就像戴维斯一样,亨德利也选择接受了这一光荣而又背负着压力的责任。

肯·达赫迪也在各方面表现出了职业斯诺克运动员的得体性。作为一个伟大的球员,他总是为每个人腾出时间,并有意识地在更广泛的文化群体中代表他的国家来推广斯诺克。在爱尔兰,达赫迪仍然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多年来与媒体建立的深厚友谊,对达赫迪在评论员工作、表演赛和其他个人活动方面帮助良多。

什么是运动大使?最直接而简单的答案即是那些积极地去推广他们的运动,并以最大的尊重来对待大众的人。

但也许答案并不那么单一。阿历克斯·希金斯是一个斯诺克运动大使吗?对他行为不端的指控数不胜数,但在电视出现的早期,他给斯诺克运动带来了大量的球迷,并使斯诺克成为头条新闻,深深地将这项运动根植在他的祖国。

那吉米·怀特呢?年轻时混乱的生活方式让他失去了冠军,但每个人都喜欢吉米。球迷们与他有一种情感的纽带,而且你永远不会听到他贬低斯诺克。他热爱斯诺克运动。在60岁的时候,他仍然像以前一样充满激情。

众所周知,罗尼·奥沙利文与斯诺克有着纠葛不清的爱恨情仇。有些人觉得他给这项运动带来了负面影响,但他们应该来看看罗尼比赛时场馆的样子。奥沙利文让多少人接触到了斯诺克?可能是数百万人,如果没有奥沙利文可能那些人根本不会看斯诺克。奥沙利文是一个非常规类型的大使人物,但他在这项运动中是一个定海神针般的存在,他给斯诺克带来了无数的关注。

有些球员不顾一切地就为了担任大使的角色,为此他们的行为应该受到褒扬。肖恩·墨菲从年轻时就立志成为斯诺克运动中的领头人。他的热情并不总是能让其他人感到满意,墨菲因其善意的表达而一度被嘲讽为“事儿精”。

贾德·特鲁姆普曾试图利用他的形象来实现他认为斯诺克需要进行的改变,以使得斯诺克更为适应现代化的当今时代,但他的建议一直没有被管理机构所采纳。

特鲁姆普打球的风格引得人们兴奋,他在社交媒体上有大量的粉丝,并吸了年轻人的关注,所以如果我们想与新的潜在观众建立联系,他的想法值得考虑。

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斯诺克运动的“驱动力”会是谁?想象一下,或许是特鲁姆普、杰克·利索夫斯基和赵心童三者之一亦或三者皆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个性,就像他们的球风一样,足以履行一个大使般的角色、一个创造出无限希冀的角色。斯诺克自有其怀旧性的一面,但与其让青少年们受到那些远在他们出生前的“标志性”时刻的感化,不如受到与他们同龄同时代那些年轻球员的激励。

同样,在过去的15年里,瑞安·埃文斯一直是女子斯诺克运动的大使级人物,她的知名度的提高对于提升女性的斯诺克参与度至关重要。

斯诺克球员并不以对特定事件发表意见而闻名,但马克·塞尔比是一个例外,他除了是一个伟大的冠军球员之外,还身体力行地帮助大家消除对心理健康的偏见。

有些人作为斯诺克运动的参与者,在职业生涯中不断地用他们的坚持和毅力给予这项运动以积极地信号。2015年世锦赛冠军斯图尔特·宾汉姆仍然对斯诺克充满激情,在与家人一起去康沃尔郡度假的时候,他依然携带球杆以便随时可以练球。

凯伦·威尔逊是一个忠于家庭的好男人,他的事业是由他对家庭的责任驱动着的,而澳大利亚人尼尔·罗伯逊为了追求他的梦想,离家万里搬到了世界的另一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马克·威廉姆斯可能不喜欢接受采访,但他活跃的推特账户已经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地道的人民冠军,平易亲和,愿意与球迷互动。

丁俊晖通过他巨大的成功激励了一代年轻的中国球员,现在的他在谢菲尔德建立了一所斯诺克学院,来帮助和培养未来的冠军。

真正的传奇人物都是罕见的野兽。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罗杰·费德勒,但所有运动员都可以选择如何代表自己和自己的运动。

有些斯诺克选手明白这一点,有些则不然。所有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做出了贡献,但我们应该向那些为自己的运动付出额外努力的人致敬。

posted @ 22-10-26 01:37 作者:admin 点击量:
十分快乐8平台,十分快乐8官网,十分快乐8网址,十分快乐8下载,十分快乐8app,十分快乐8开户,十分快乐8投注,十分快乐8购彩,十分快乐8注册,十分快乐8登录,十分快乐8邀请码,十分快乐8技巧,十分快乐8手机版,十分快乐8靠谱吗,十分快乐8走势图,十分快乐8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十分快乐8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